从陕西到广东

[root@localhost ~]# adduser bluepio
[root@localhost ~]# passwd bluepio
[root@localhost ~]# usermod -aG wheel bluepio
[root@localhost ~]# su bluepio
[bluepio@localhost root]$ sudo uname -a&&cd ~
[bluepio@localhost ~]$ vi .bashrc
[bluepio@localhost ~]$ [bluepio@localhost ~]$ source .bashrc
┌─[bluepio@localhost]─[~]
└──╼ $

我们信任您已经从系统管理员那里了解了日常注意事项。
总结起来无外乎这三点:

    #1) 尊重别人的隐私。
    #2) 输入前要先考虑(后果和风险)。
    #3) 权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

历程

从西安到了东莞。

能活着就不错了

  1. 生活成本激增。
  2. 收入来源太少

之前听说东莞是性都。慕名而来,有首歌叫人在广东嫖到失联。和当地早些年来做生意的大叔闲聊得知。这里曾经嫖娼服务好,价钱便宜。两三百块钱就能嫖到20出头的小姐姐。只可惜今非昔比,而且我这人从不做大保健。
我先找了房子住,租了半年,一万二。也算是理解了为什么人们出走总是投奔亲戚朋友。唉其中曲折也是受够了。
没工作就去街上逛,听别人说着小小只,大只之类从未听说过的词汇。
听小区居委会说要做个社区类微信小程序,我就自告奋勇拿下了。
尽是些前端的活。没多久搞定,拿了3000。

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

居委会想加个平台,我要了7000。中间听说附近的小区也需要这个。
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。
给一个朋友打电话让他退学过来了,光速去注册了一家空壳公司他占一半股。
去挨个小区推销,有被当骗子的,有时被技术人员问的膛目结舌(我技术不怎么行)。不过无所谓,换个地方去就行了。
我上淘宝去买了个盗版金蝶,做了当月的帐,自己吃饭请人吃饭的票全被拿来做了帐,入了工会经费,业务招待费,没开票的收入都是0。

连载待续

2020—11-6续写

慢慢有了长期客户。在一些黑箱操作后,也终于进了政府采购。

浑浑噩噩

我把技术分了两组,一组做一个游戏,开发周期一年,预计明年与大家见面。希望诸位到时候下载的玩一玩或steam上买一份支持我一下。(Linux版和安卓版免费,苹果和PC要钱)
另一个组,主要做点建站,小程序,app等赚些钱维持运转。
发现实习生太便宜了,两千块钱底薪就可以当牛马用。招了一个实习生和客户对接做前端。这东西真是人就能干不懂的查一查文档就能搞定。
业务员也便宜,2000底薪,分阶段提成➕奖金。
我自己更惨,执行董事兼会计,人事还好做。毕竟没那么多帐给我做,也没什么人需要面试。在外面跑业务时我一般称自己是业务经理。需要美工时我就手握磁感笔打开krita或gimp。开发效能不足时,有空我就写一两个模块push上去。
近乎天天晚上请人吃饭一回请一个,该送礼就送礼。每天起来都快中午了,去楼下吃两盘肠粉。
每天都是半晕的。

情感生活

初来乍到,认识了一个漂亮女孩,在一家公司做淘宝客服,从早上7点40上班,上到晚上七点20。一月7000多工资。我开始时认识她只是单纯觉得这女孩漂亮,问她愿不愿意做个业务员。对方说自己做淘宝客服做得好月薪能九千,少了也七千。我给的太少了。后来聊的多了,发现这个女孩修养较欠缺,她说自己是在云南农村长大的。有同龄的朋友都当妈了,年龄不够结婚就办桌酒席,等年龄够了领证。她不想那样就跑了。她胸前有纹身,特别好看。可惜最后还是聊不来,我是个唯心主义有神论者。实在无法接受无神论者做长期伴侣。
又认识了一个幼儿园老师,笑起来很清纯。实际上很坏。和对方在一个字母群认识的。她开玩笑的说,想要人做饭给她吃。我问想吃什么做给她吃。和她约了第二天早上见面。我买了肉和菜,直接按她给的地址去了她家。给她做饭。她刚起床,在我面前穿着衣服晃了晃去洗澡,洗好一起吃了饭。晚上她说自己钥匙忘带了,打不开门,我发了她50,说你找个开锁师傅。后来她就不怎么搭理我了。但我真的没那么没原则。后来我帮她起草过一份劳动仲裁申请书,她说要请我吃饭,我推说没时间。偶尔会和她聊一会,暂时吊那。
一日在某软件上认识了一个在深圳的女人。一个软件公司的大股东。很有魅力。强势高冷类型的。尝试了一下。对方认为和我三观不合。就没在一起。
后来又认识了一个m。三观很合。和她做了很多次。可是每次她都不愿意用自己身份证开房。宁可去私人影院或民宿也不愿意出示自己身份证。她有时还为我介绍生意。后来才了解到她是某官员的妻子。当断则断咯,要是普通人的妻子,可能抢了就抢了。但斗不过官,只能算了。
中途还接触过不少女人,但基本都是几天就确定不合适了。

8/11/2020更新

昨天陪客户喝酒,我喝多了喝进派出所了。今天早上才出来,睡到现在。我想开个房,但我身上啥证件都没有。一般我想着我的社恐天才小哥带着。实在不行,他开房,我再上去,明天票给我就给他报了。但昨晚我感觉不行时已经来不及了。当时我以为没事,天才小哥都回家去了。但我坐出租上吐了,出租车司机要200。但我已经动不了了。他就拿我手试我两个手机的指纹。关键的那个手机我就没开指纹解锁。他把另一个手机开开了,想给他转钱,但是我指纹,刷脸,小额免密支付一个都没开。出租车司机用我听不懂的词大骂起来。当时那个手机最后一个通话记录是天才小哥(全栈+人工智能+游戏后端),他就把天才小哥给叫过来了。
天才小哥说开车走,找个洗车店给洗了就这回事了。司机故意兜圈子,当打了100的表时。天才小哥看着司机说,给你200,这事就这样了。说自己平时洗车也就几十块。天才小哥开的奇骏,平时总载我到处去,有时也借我偷偷开。因为我没驾照,只能偷偷开。司机说要报警,天才小哥说赶紧打110
其实可以说是车里的摄像头帮了他,要是车里没摄像头,我就把邮差包夹层里的折刀取出来打开往司机腿上来一刀,让天才小哥扶我走就行了。东莞治安没那么好。不出人命,也不知道是谁,案都不给立。我现在都不知道我包里的二合一平板,pos机之类的东西有没有摔。
过一会警察来了,一个老警察坐副驾,骂司机大半夜还打110害他们出警。出租跟着警车进了派出所。司机被叫进了一个房间,天才小哥被叫进了另一个房间。天才小哥进去前把我拉到了一个椅子上,我就靠墙睡着了。
等我醒来时,我被移到了另一个房间,面前是天才小哥和司机互相说着话。天才小哥说司机快30的人了连个出租车都买不起,还开的是别人的。自己家里有三辆车。今天他们刘董坐司机的车是司机运气好还想讹钱。突然警察从中立转变了成了偏向天才小哥。司机气的直接开骂,被警察吼再骂强制措施。警察让天才小哥带我出去了。对司机说车扣了,你人也别想走。
出去时都五点多了,天才小哥打了个车把我带他那了。我睡到11点多醒了,告辞了。

1赞

服务器资源由ZeptoVM赞助

Partners Wiki IRC